澳门金沙30064在线网站古典文学之隋书·志·卷十一

By admin in 集团文学 on 2019年9月29日

律历上

自夫有天地焉,有人物焉,树司牧以君临,悬政教而成务,莫不拟乾坤之大象,
禀中和以建极,揆影响之幽赜,成律吕之精微。是用范围百度,财成万品。昔者淳
古苇籥,创睹人籁之源,女娲笙簧,仍昭凤律之首。后圣广业,稽古弥崇,伶伦含
少,乃擅比竹之工,虞舜昭华,方传刻玉之美。是以《书》称:“叶时月正日,同
律度量衡。”又曰:“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七始咏,以出纳五言。”此皆候
金常而列管,凭璇玑以运钧,统三极之元,纪七衡之响,可以作乐崇德,殷荐上帝。
故能动天地,感鬼神,和人心,移风俗,考得失,徵成败者也。粤在夏、商,无闻
改作。其于《周礼》,曲同则“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阴阳之声,以为乐
器。”景王铸钟,问律于泠州鸠,对曰:“夫律者,所以立钧出度。”钧有五,则
权衡规矩准绳咸备。故《诗》曰:“尹氏太师,执国之钧,天子是裨,俾众不迷”
是也。太史公《律书》云:“王者制事立物,法度轨则,一禀于六律,为万事之本。
其于兵械,尤所重焉。故云:‘望敌知吉凶,闻声效胜负。”百王不易之道也。”

隋书卷一十六  志第十一

及秦氏灭学,其道浸微。汉室初兴,丞相张苍,首言音律,未能审备。孝武帝
创置协律之官,司马迁言律吕相生之次详矣。及王莽之际,考论音律,刘歆条奏,
班固因志之。蔡邕又记建武以后言律吕者,司马绍统采而续之。炎历将终,而天下
大乱,乐工散亡,器法湮灭。魏武始获杜夔,使定音律,夔依当时尺度,权备典章。
及晋武受命,遵而不革。至泰始十年,光禄大夫荀勖,奏造新度,更铸律吕。元康
中,勖子籓复嗣其事。未及成功,属永嘉之乱,中朝典章,咸没于石勒。及帝南迁,
皇度草昧,礼容乐器,扫地皆尽。虽稍加采掇,而多所沦胥,终于恭、安,竟不能
备。宋钱乐之衍京房六十律,更增为三百六十,梁博士沈重,述其名数。后魏、周、
齐,时有论者。今依班志,编录五代声律度量,以志于篇云。

律历上

《汉志》言律,一曰备数,二曰和声,三曰审度,四曰嘉量,五曰衡权。自魏、
晋已降,代有沿革。今列其增损之要云。

  自夫有天地焉,有人物焉,树司牧以君临,悬政教而成务,莫不拟乾坤之大象,禀中和以建极,揆影响之幽赜,成律吕之精微。是用范围百度,财成万品。昔者淳古苇籥,创睹人籁之源,女娲笙簧,仍昭凤律之首。后圣广业,稽古弥崇,伶伦含少,乃擅比竹之工,虞舜昭华,方传刻玉之美。是以《书》称:「叶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又曰:「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七始咏,以出纳五言。」此皆候金常而列管,凭璇玑以运钧,统三极之元,纪七衡之响,可以作乐崇德,殷荐上帝。故能动天地,感鬼神,和人心,移风俗,考得失,徵成败者也。粤在夏、商,无闻改作。其于《周礼》,曲同则「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阴阳之声,以为乐器。」景王铸钟,问律于泠州鸠,对曰:「夫律者,所以立钧出度。」钧有五,则权衡规矩准绳咸备。故《诗》曰:「尹氏太师,执国之钧,天子是裨,俾众不迷」是也。太史公《律书》云:「王者制事立物,法度轨则,一禀于六律,为万事之本。其于兵械,尤所重焉。故云:’望敌知吉凶,闻声效胜负。」百王不易之道也。」

○备数

  及秦氏灭学,其道浸微。汉室初兴,丞相张苍,首言音律,未能审备。孝武帝创置协律之官,司马迁言律吕相生之次详矣。及王莽之际,考论音律,刘歆条奏,班固因志之。蔡邕又记建武以后言律吕者,司马绍统采而续之。炎历将终,而天下大乱,乐工散亡,器法湮灭。魏武始获杜夔,使定音律,夔依当时尺度,权备典章。及晋武受命,遵而不革。至泰始十年,光禄大夫荀勖,奏造新度,更铸律吕。元康中,勖子籓复嗣其事。未及成功,属永嘉之乱,中朝典章,咸没于石勒。及帝南迁,皇度草昧,礼容乐器,扫地皆尽。虽稍加采掇,而多所沦胥,终于恭、安,竟不能备。宋钱乐之衍京房六十律,更增为三百六十,梁博士沈重,述其名数。后魏、周、齐,时有论者。今依班志,编录五代声律度量,以志于篇云。

五数者,一、十、百、千、万也。《传》曰:“物生而后有象,滋而后有数。”
是以言律者,云数起于建子,黄钟之律,始一,而每辰三之,历九辰至酉,得一万
九千六百八十三,而五数备成,以为律法。又参之,终亥,凡历十二辰,得十有七
万七千一百四十七,而辰数该矣,以为律积。以成法除该积,得九寸,即黄钟宫律
之长也。此则数因律起,律以数成,故可历管万事,综核气象。其算用竹,广二分,
长三寸,正策三廉,积二百一十六枚,成六觚,乾之策也。负策四廉,积一百四十
四枚,成方,坤之策也。觚方皆经十二,天地之大数也。是故探赜索隐,钩深致远,
莫不用焉。一、十、百、千、万,所同由也。律、度、量、衡、历、率,其别用也。
故体有长短,检之以度,则不失毫厘;物有多少,受之以器,则不失圭撮;量有轻
重,平之以权衡,则不失黍丝;声有清浊,协之以律吕,则不失宫商;三光运行,
纪以历数,则不差晷刻;事物糅见,御之以率,则不乖其本。故幽隐之情,精微之
变,可得而综也。

  《汉志》言律,一曰备数,二曰和声,三曰审度,四曰嘉量,五曰衡权。自魏、晋已降,代有沿革。今列其增损之要云。

夫所谓率者,有九流焉:一曰方田,以御田畴界域。二曰栗米,以御交质变易。
三曰衰分,以御贵贱廪税。四曰少广,以御积冪方圆。五曰商功,以御功程积实。
六曰均输,以御远近劳费。七曰盈肭,以御隐杂互见。八曰方程,以御错糅正负。
九曰句股,以御高深广远。皆乘以散之,除以聚之,齐同以通之,今有以贯之。则
算数之方,尽于斯矣。

  ○备数

古之九数,圆周率三,圆径率一,其术疏舛。自刘歆、张衡、刘徽、王蕃、皮
延宗之徒,各设新率,未臻折衷。宋末,南徐州从事史祖冲之,更开密法,以圆径
一亿为一丈,圆周盈数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厘九毫二秒七忽,朒数三丈一尺四寸一
分五厘九毫二秒六忽,正数在盈朒二限之间。密率,圆径一百一十三,圆周三百五
十五。约率,圆径七,周二十二。又设开差冪,开差立,兼以正圆参之。指要精密,
算氏之最者也。所著之书,名为《缀术》,学官莫能究其深奥,是故废而不理。

  五数者,一、十、百、千、万也。《传》曰:「物生而后有象,滋而后有数。」是以言律者,云数起于建子,黄钟之律,始一,而每辰三之,历九辰至酉,得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而五数备成,以为律法。又参之,终亥,凡历十二辰,得十有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而辰数该矣,以为律积。以成法除该积,得九寸,即黄钟宫律之长也。此则数因律起,律以数成,故可历管万事,综核气象。其算用竹,广二分,长三寸,正策三廉,积二百一十六枚,成六觚,乾之策也。负策四廉,积一百四十四枚,成方,坤之策也。觚方皆经十二,天地之大数也。是故探赜索隐,钩深致远,莫不用焉。一、十、百、千、万,所同由也。律、度、量、衡、历、率,其别用也。故体有长短,检之以度,则不失毫厘;物有多少,受之以器,则不失圭撮;量有轻重,平之以权衡,则不失黍丝;声有清浊,协之以律吕,则不失宫商;三光运行,纪以历数,则不差晷刻;事物糅见,御之以率,则不乖其本。故幽隐之情,精微之变,可得而综也。

○和声

  夫所谓率者,有九流焉:一曰方田,以御田畴界域。二曰栗米,以御交质变易。三曰衰分,以御贵贱廪税。四曰少广,以御积冪方圆。五曰商功,以御功程积实。六曰均输,以御远近劳费。七曰盈肭,以御隐杂互见。八曰方程,以御错糅正负。九曰句股,以御高深广远。皆乘以散之,除以聚之,齐同以通之,今有以贯之。则算数之方,尽于斯矣。

传称黄帝命伶伦断竹,长三寸九分,而吹以为黄钟之宫,曰含少。次制十二管,
以听凤鸣,以别十二律,此雌雄之声,以分律吕。上下相生,因黄钟为始。《虞书》
云:“叶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夏禹受命,以声为律,以身为度。《周礼》,
乐器以十二律为之度数。司马迁《律书》云:“黄钟长八寸七分之一,太簇长七寸
七分二,林钟长五寸七分三,应钟长四寸三分二。”此乐之三始,十二律之本末也。
班固、司马彪《律志》:“黄钟长九寸,声最浊;太簇长八寸;林钟长六寸;应钟
长四寸七分四厘强,声最清。”郑玄《礼·月令注》、蔡邕《月令章句》及杜夔、
荀勖等所论,虽尺有增损,而十二律之寸数并同。《汉志》京房又以隔八相生,一
始自黄钟,终于中吕,十二律毕矣。中吕上生黄钟,不满九寸,谓之执始,下生去
灭。上下相生,终于南事,更增四十八律,以为六十。其依行在辰,上生包育,隔
九编于冬至之后。分焉、迟内,其数遂减应钟之清。宋元嘉中,太史钱乐之因京房
南事之余,引而伸之,更为三百律,终于安运,长四寸四分有奇。总合旧为三百六
十律。日当一管,宫徵旋韵,各以次从。何承天《立法制议》云:“上下相生,三
分损益其一,盖是古人简易之法。犹如古历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之一,后人改制,
皆不同焉。而京房不悟,谬为六十。”承天更设新率,则从中吕还得黄钟,十二旋
宫,声韵无失。黄钟长九寸,太簇长八寸二厘,林钟长六寸一厘,应钟长四寸七分
九厘强。其中吕上生所益之分,还得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复十二辰参之数。

  古之九数,圆周率三,圆径率一,其术疏舛。自刘歆、张衡、刘徽、王蕃、皮延宗之徒,各设新率,未臻折衷。宋末,南徐州从事史祖冲之,更开密法,以圆径一亿为一丈,圆周盈数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厘九毫二秒七忽,朒数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厘九毫二秒六忽,正数在盈朒二限之间。密率,圆径一百一十三,圆周三百五十五。约率,圆径七,周二十二。又设开差冪,开差立,兼以正圆参之。指要精密,算氏之最者也。所著之书,名为《缀术》,学官莫能究其深奥,是故废而不理。

梁初,因晋、宋及齐,无所改制。其后武帝作《钟律纬》,论前代得失。其略
云:

  ○和声

案律吕,京、马、郑、蔡,至蕤宾,并上生大吕;而班固《律历志》,至蕤宾,
仍以次下生。若从班义,夹钟唯长三寸七分有奇。律若过促,则夹钟之声成一调,
中吕复去调半,是过于无调。仲春孟夏,正相长养,其气舒缓,不容短促。求声索
实,班义为乖。郑玄又以阴阳六位,次第相生。若如玄义,阴阳相逐生者,止是升
阳,其降阳复将何寄?就筮数而论,乾主甲壬而左行,坤主乙癸而右行,故阴阳得
有升降之义。阴阳从行者,真性也,六位升降者,象数也。今郑乃执象数以配真性,
故言比而理穷。云九六相生,了不释十二气所以相通,郑之不思,亦已明矣。

  传称黄帝命伶伦断竹,长三寸九分,而吹以为黄钟之宫,曰含少。次制十二管,以听凤鸣,以别十二律,此雌雄之声,以分律吕。上下相生,因黄钟为始。《虞书》云:「叶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夏禹受命,以声为律,以身为度。《周礼》,乐器以十二律为之度数。司马迁《律书》云:「黄钟长八寸七分之一,太簇长七寸七分二,林钟长五寸七分三,应钟长四寸三分二。」此乐之三始,十二律之本末也。班固、司马彪《律志》:「黄钟长九寸,声最浊;太簇长八寸;林钟长六寸;应钟长四寸七分四厘强,声最清。」郑玄《礼·月令注》、蔡邕《月令章句》及杜夔、荀勖等所论,虽尺有增损,而十二律之寸数并同。《汉志》京房又以隔八相生,一始自黄钟,终于中吕,十二律毕矣。中吕上生黄钟,不满九寸,谓之执始,下生去灭。上下相生,终于南事,更增四十八律,以为六十。其依行在辰,上生包育,隔九编于冬至之后。分焉、迟内,其数遂减应钟之清。宋元嘉中,太史钱乐之因京房南事之余,引而伸之,更为三百律,终于安运,长四寸四分有奇。总合旧为三百六十律。日当一管,宫徵旋韵,各以次从。何承天《立法制议》云:「上下相生,三分损益其一,盖是古人简易之法。犹如古历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之一,后人改制,皆不同焉。而京房不悟,谬为六十。」承天更设新率,则从中吕还得黄钟,十二旋宫,声韵无失。黄钟长九寸,太簇长八寸二厘,林钟长六寸一厘,应钟长四寸七分九厘强。其中吕上生所益之分,还得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复十二辰参之数。

案京房六十,准依法推,乃自无差。但律吕所得,或五或六,此一不例也。而
分焉上生,乃复迟内上生盛变,盛变仍复上生分居,此二不例也。房妙尽阴阳,其
当有以,若非深理难求,便是传者不习。

  梁初,因晋、宋及齐,无所改制。其后武帝作《钟律纬》,论前代得失。其略云:

比敕详求,莫能辨正。聊以余日,试推其旨,参校旧器,及古夹钟玉律,更制
新尺,以证分毫,制为四器,名之为通。四器弦间九尺,临岳高一寸二分。黄钟之
弦二百七十丝,长九尺,以次三分损益其一,以生十二律之弦丝数及弦长。各以律
本所建之月,五行生王,终始之音,相次之理,为其名义,名之为通。通施三弦,
传推月气,悉无差舛。即以夹钟玉律命之,则还相中。

  案律吕,京、马、郑、蔡,至蕤宾,并上生大吕;而班固《律历志》,至蕤宾,仍以次下生。若从班义,夹钟唯长三寸七分有奇。律若过促,则夹钟之声成一调,中吕复去调半,是过于无调。仲春孟夏,正相长养,其气舒缓,不容短促。求声索实,班义为乖。郑玄又以阴阳六位,次第相生。若如玄义,阴阳相逐生者,止是升阳,其降阳复将何寄?就筮数而论,乾主甲壬而左行,坤主乙癸而右行,故阴阳得有升降之义。阴阳从行者,真性也,六位升降者,象数也。今郑乃执象数以配真性,故言比而理穷。云九六相生,了不释十二气所以相通,郑之不思,亦已明矣。

又制为十二笛,以写通声。其夹钟笛十二调,以饮玉律,又不差异。山谦之
《记》云:“殿前三钟,悉是周景王所铸无射也。”遣乐官以今无射新笛饮,不相
中。以夷则笛饮,则声韵合和。端门外钟,亦案其铭题,定皆夷则。其西厢一钟,
天监中移度东。以今笛饮,乃中南吕。验其镌刻,乃是太簇,则下今笛二调。重敕
太乐丞斯宣达,令更推校,钟定有凿处,表里皆然。借访旧识,乃是宋泰始中,使
张永凿之,去铜既多,故其调啴下。以推求钟律,便可得而见也。宋武平中原,使
将军陈倾致三钟,小大中各一。则今之太极殿前二钟,端门外一钟是也。案西钟铭
则云“清庙撞钟”,秦无清庙,此周制明矣。又一铭云“太簇钟徵”,则林钟宫所
施也。京房推用,似有由也。检题既无秦、汉年代,直云夷则、太簇,则非秦、汉
明矣。古人性质,故作僮仆字,则题而言,弥验非近。且夫验声改政,则五音六律,
非可差舛。工守其音,儒执其文,历年永久,隔而不通。无论乐奏,求之多缺,假
使具存,亦不可用。周颂汉歌,各叙功德,岂容复施后王,以滥名实?今率详论,
以言所见,并诏百司,以求厥中。

  案京房六十,准依法推,乃自无差。但律吕所得,或五或六,此一不例也。而分焉上生,乃复迟内上生盛变,盛变仍复上生分居,此二不例也。房妙尽阴阳,其当有以,若非深理难求,便是传者不习。

未及改制,遇侯景乱。陈氏制度,亦无改作。

  比敕详求,莫能辨正。聊以余日,试推其旨,参校旧器,及古夹钟玉律,更制新尺,以证分毫,制为四器,名之为通。四器弦间九尺,临岳高一寸二分。黄钟之弦二百七十丝,长九尺,以次三分损益其一,以生十二律之弦丝数及弦长。各以律本所建之月,五行生王,终始之音,相次之理,为其名义,名之为通。通施三弦,传推月气,悉无差舛。即以夹钟玉律命之,则还相中。

西魏废帝元年,周文摄政。又诏尚书苏绰详正音律。绰时得宋尺,以定诸管,
草创未就会闵帝受禅,政由冢宰,方有齐寇,事竟不行。后掘太仓,得古玉斗,按
以造律及衡,其事又多湮没。

  又制为十二笛,以写通声。其夹钟笛十二调,以饮玉律,又不差异。山谦之《记》云:「殿前三钟,悉是周景王所铸无射也。」遣乐官以今无射新笛饮,不相中。以夷则笛饮,则声韵合和。端门外钟,亦案其铭题,定皆夷则。其西厢一钟,天监中移度东。以今笛饮,乃中南吕。验其镌刻,乃是太簇,则下今笛二调。重敕太乐丞斯宣达,令更推校,钟定有凿处,表里皆然。借访旧识,乃是宋泰始中,使张永凿之,去铜既多,故其调啴下。以推求钟律,便可得而见也。宋武平中原,使将军陈倾致三钟,小大中各一。则今之太极殿前二钟,端门外一钟是也。案西钟铭则云「清庙撞钟」,秦无清庙,此周制明矣。又一铭云「太簇钟徵」,则林钟宫所施也。京房推用,似有由也。检题既无秦、汉年代,直云夷则、太簇,则非秦、汉明矣。古人性质,故作僮仆字,则题而言,弥验非近。且夫验声改政,则五音六律,非可差舛。工守其音,儒执其文,历年永久,隔而不通。无论乐奏,求之多缺,假使具存,亦不可用。周颂汉歌,各叙功德,岂容复施后王,以滥名实?今率详论,以言所见,并诏百司,以求厥中。

至开皇初,诏太常牛弘议定律吕。于是博征学者,序论其法,又未能决。遇平
江右,得陈氏律管十有二枚,并以付弘。遣晓音律者陈山阳太守毛爽及太乐令蔡子
元、于普明等,以候节气,作《律谱》。时爽年老,以白衣见高祖,授淮州刺史,
辞不赴官。因遣协律郎祖孝孙就其受法。弘又取此管,吹而定声。既天下一统,异
代器物,皆集乐府,晓音律者,颇议考核,以定钟律。更造乐器,以被《皇夏》十
四曲,高祖与朝贤听之,曰:“此声滔滔和雅,令人舒缓。”

  未及改制,遇侯景乱。陈氏制度,亦无改作。

然万物人事,非五行不生,非五行不成,非五行不灭。故五音用火尺,其事火
重。用金尺则兵,用木尺则丧,用土尺则乱,用水尺则律吕合调,天下和平。魏及
周、齐,贪布帛长度,故用土尺。今此乐声,是用水尺。江东尺短于土,长于水。
俗间不知者,见玉作,名为玉尺,见铁作,名为铁尺。诏施用水尺律乐,其前代金
石,并铸毁之,以息物议。

  西魏废帝元年,周文摄政。又诏尚书苏绰详正音律。绰时得宋尺,以定诸管,草创未就会闵帝受禅,政由冢宰,方有齐寇,事竟不行。后掘太仓,得古玉斗,按以造律及衡,其事又多湮没。

至仁寿四年,刘焯上启于东宫,论张胄玄历,兼论律吕。其大旨曰:“乐主于
音,音定于律,音不以律,不可克谐,度律均钟,于是乎在。但律终小吕,数复黄
钟,旧计未精,终不复始。故汉代京房,妄为六十,而宋代钱乐之更为三百六十。
考礼诠次,岂有得然,化未移风,将恐由此。匪直长短失于其差,亦自管围乖于其
数。又尺寸意定,莫能详考,既乱管弦,亦舛度量。焯皆校定,庶有明发。”其黄
钟管六十三为实,以次每律减三分,以七为寸法。约之,得黄钟长九寸,太簇长八
寸一分四厘,林钟长六寸,应钟长四寸二分八厘七分之四。其年,高祖崩,炀帝初
登,未遑改作,事遂寝废。其书亦亡。大业二年,乃诏改用梁表律调钟磬八音之器,
比之前代,最为合古。其制度文议,并毛爽旧律,并在江都沦丧。

  至开皇初,诏太常牛弘议定律吕。于是博征学者,序论其法,又未能决。遇平江右,得陈氏律管十有二枚,并以付弘。遣晓音律者陈山阳太守毛爽及太乐令蔡子元、于普明等,以候节气,作《律谱》。时爽年老,以白衣见高祖,授淮州刺史,辞不赴官。因遣协律郎祖孝孙就其受法。弘又取此管,吹而定声。既天下一统,异代器物,皆集乐府,晓音律者,颇议考核,以定钟律。更造乐器,以被《皇夏》十四曲,高祖与朝贤听之,曰:「此声滔滔和雅,令人舒缓。」

○律管围容黍

  然万物人事,非五行不生,非五行不成,非五行不灭。故五音用火尺,其事火重。用金尺则兵,用木尺则丧,用土尺则乱,用水尺则律吕合调,天下和平。魏及周、齐,贪布帛长度,故用土尺。今此乐声,是用水尺。江东尺短于土,长于水。俗间不知者,见玉作,名为玉尺,见铁作,名为铁尺。诏施用水尺律乐,其前代金石,并铸毁之,以息物议。

《汉志》云:“黄钟围九分,林钟围六分,太簇围八分。”《续志》及郑玄并
云:“十二律空,皆径三分,围九分。”后魏安丰王依班固《志》,林钟空围六分,
及太簇空围八分,作律吹之,不合黄钟商徵之声。皆空围九分,乃与均钟器合。开
皇九年平陈后,牛弘、辛彦之、郑译、何妥等,参考古律度,各依时代,制其黄钟
之管,俱径三分,长九寸。度有损益,故声有高下;圆径长短,与度而差,故容黍
不同。今列其数云。

  至仁寿四年,刘焯上启于东宫,论张胄玄历,兼论律吕。其大旨曰:「乐主于音,音定于律,音不以律,不可克谐,度律均钟,于是乎在。但律终小吕,数复黄钟,旧计未精,终不复始。故汉代京房,妄为六十,而宋代钱乐之更为三百六十。考礼诠次,岂有得然,化未移风,将恐由此。匪直长短失于其差,亦自管围乖于其数。又尺寸意定,莫能详考,既乱管弦,亦舛度量。焯皆校定,庶有明发。」其黄钟管六十三为实,以次每律减三分,以七为寸法。约之,得黄钟长九寸,太簇长八寸一分四厘,林钟长六寸,应钟长四寸二分八厘七分之四。其年,高祖崩,炀帝初登,未遑改作,事遂寝废。其书亦亡。大业二年,乃诏改用梁表律调钟磬八音之器,比之前代,最为合古。其制度文议,并毛爽旧律,并在江都沦丧。

晋前尺黄钟容黍八百八粒。

  ○律管围容黍

梁法尺黄钟容八百二十八。

  《汉志》云:「黄钟围九分,林钟围六分,太簇围八分。」《续志》及郑玄并云:「十二律空,皆径三分,围九分。」后魏安丰王依班固《志》,林钟空围六分,及太簇空围八分,作律吹之,不合黄钟商徵之声。皆空围九分,乃与均钟器合。开皇九年平陈后,牛弘、辛彦之、郑译、何妥等,参考古律度,各依时代,制其黄钟之管,俱径三分,长九寸。度有损益,故声有高下;圆径长短,与度而差,故容黍不同。今列其数云。

梁表尺黄钟三:其一容九百二十五,其一容九百一十,其一容一千一百二十。

  晋前尺黄钟容黍八百八粒。

汉官尺黄钟容九百三十九。

  梁法尺黄钟容八百二十八。

古银错题黄钟籥容一千二百。

  梁表尺黄钟三:其一容九百二十五,其一容九百一十,其一容一千一百二十。

宋氏尺,即铁尺,黄钟凡二:其一容一千二百,其一容一千四十七。

  汉官尺黄钟容九百三十九。

后魏前尺黄钟容一千一百一十五。

  古银错题黄钟籥容一千二百。

后周玉尺黄钟容一千二百六十七。

  宋氏尺,即铁尺,黄钟凡二:其一容一千二百,其一容一千四十七。

后魏中尺黄钟容一千五百五十五。

  后魏前尺黄钟容一千一百一十五。

后魏后尺黄钟容一千八百一十九。

  后周玉尺黄钟容一千二百六十七。

东魏尺黄钟容二千八百六十九。

  后魏中尺黄钟容一千五百五十五。

万宝常水尺律母黄钟容黍一千三百二十。

  后魏后尺黄钟容一千八百一十九。

梁表、铁尺律黄钟副别者,其长短及口空之围径并同,而容黍或多或少,皆是
作者旁庣其腹,使有盈虚。

  东魏尺黄钟容二千八百六十九。

○侯气

  万宝常水尺律母黄钟容黍一千三百二十。

后齐神武霸府田曹参军信都芳,深有巧思,能以管候气,仰观云色。尝与人对
语,即指天曰:“孟春之气至矣。”人往验管,而飞灰已应。每月所候,言皆无爽。
又为轮扇二十四,埋地中,以测二十四气。每一气感,则一扇自动,他扇并住,与
管灰相应,若符契焉。

  梁表、铁尺律黄钟副别者,其长短及口空之围径并同,而容黍或多或少,皆是作者旁庣其腹,使有盈虚。

开皇九年平陈后,高祖遣毛爽及蔡子元、于普明等,以候节气。依古,于三重
密屋之内,以木为案,十有二具。每取律吕之管,随十二辰位,置于案上,而以土
埋之,上平于地,中实葭莩之灰,以轻缇素覆律口。每其月气至,与律冥符,则灰
飞冲素,蔂出于外。而气应有早晚,灰飞有多少,或初入月其气即应;或至中下旬
间,气始应者;或灰飞出,三五夜而尽;或终一月,才飞少许者。高祖异之,以问
牛弘。弘对曰:“灰飞半出为和气,吹灰全出为猛气,吹灰不能出为衰气。和气应
者其政平,猛气应者其臣纵,衰气应者其君暴。”高祖驳之曰:“臣纵君暴,其政
不平,非月别而有异也。今十二月律,于一岁内应并不同。安得暴君纵臣,若斯之
甚也?”弘不能对。令爽等草定其法。爽因稽诸故实,以著于篇,名曰《律谱》。
其略云:

  ○侯气

臣爽按,黄帝遣伶伦氏取竹于解谷,听凤阿阁之下,始造十二律焉。乃致天
地气应,是则数之始也。阳管为律,阴管为吕,其气以候四时,其数以纪万物。云
隶首作数,盖律之本也。夫一、十、百、千、万、亿、兆者,引而申焉,历度量衡,
出其中矣。故有虞氏用律和声,邹衍改之,以定五始。正朔服色,亦由斯而别也。
夏正则人,殷正则地,周正则天。孔子曰:“吾得夏时焉。”谓得气数之要矣。

  后齐神武霸府田曹参军信都芳,深有巧思,能以管候气,仰观云色。尝与人对语,即指天曰:「孟春之气至矣。」人往验管,而飞灰已应。每月所候,言皆无爽。又为轮扇二十四,埋地中,以测二十四气。每一气感,则一扇自动,他扇并住,与管灰相应,若符契焉。

汉初兴也,而张苍定律,乃推五胜之法,以为水德。实因战国官失其守,后秦
灭学,其道浸微,苍补缀之,未获详究。及孝武创制,乃置协律之官,用李延年以
为都尉,颇解新声变曲,未达音律之源,故其服色不得而定也。至于元帝,自晓音
律,郎官京房,亦达其妙,因使韦玄成等杂试问房。房自叙云:“学焦延寿,用六
十律相生之法。以上生下,皆三生二,以下生上,皆三生四。阳下生阴,阴上生阳,
乃还相为宫之正法也。”于后刘歆典领条奏,著其始末,理渐研精。班氏《汉志》,
尽歆所出也,司马彪《志》,并房所出也。

  开皇九年平陈后,高祖遣毛爽及蔡子元、于普明等,以候节气。依古,于三重密屋之内,以木为案,十有二具。每取律吕之管,随十二辰位,置于案上,而以土埋之,上平于地,中实葭莩之灰,以轻缇素覆律口。每其月气至,与律冥符,则灰飞冲素,蔂出于外。而气应有早晚,灰飞有多少,或初入月其气即应;或至中下旬间,气始应者;或灰飞出,三五夜而尽;或终一月,才飞少许者。高祖异之,以问牛弘。弘对曰:「灰飞半出为和气,吹灰全出为猛气,吹灰不能出为衰气。和气应者其政平,猛气应者其臣纵,衰气应者其君暴。」高祖驳之曰:「臣纵君暴,其政不平,非月别而有异也。今十二月律,于一岁内应并不同。安得暴君纵臣,若斯之甚也?」弘不能对。令爽等草定其法。爽因稽诸故实,以著于篇,名曰《律谱》。其略云:

至于后汉,尺度稍长。魏代杜夔,亦制律吕,以之候气,灰悉不飞。晋光禄大
夫荀勖,得古铜管,校夔所制,长古四分,方知不调,事由其误。乃依《周礼》,
更造古尺,用之定管,声韵始调。

  臣爽按,黄帝遣伶伦氏取竹于解谷,听凤阿阁之下,始造十二律焉。乃致天地气应,是则数之始也。阳管为律,阴管为吕,其气以候四时,其数以纪万物。云隶首作数,盖律之本也。夫一、十、百、千、万、亿、兆者,引而申焉,历度量衡,出其中矣。故有虞氏用律和声,邹衍改之,以定五始。正朔服色,亦由斯而别也。夏正则人,殷正则地,周正则天。孔子曰:「吾得夏时焉。」谓得气数之要矣。

左晋之后,渐又讹谬。至梁武帝时,犹有汲冢玉律,宋苍梧时,钻为横吹,然
其长短厚薄,大体具存。臣先入栖诚,学算于祖恆,问律于何承天,沈研三纪,
颇达其妙。后为太常丞,典司乐职,乃取玉管及宋太史尺,并以闻奏。诏付大匠,
依样制管。自斯以后,律又飞灰。侯景之乱,臣兄喜于太乐得之。后陈宣帝诣荆州
为质,俄遇梁元帝败,喜没于周。适欲上闻,陈武帝立,遂又以十二管衍为六十律,
私侯气序,并有徵应。至太建时,喜为吏部尚书,欲以闻奏。会宣帝崩,后主嗣立,
出喜为永嘉内史,遂留家内,贻诸子孙。陈亡之际,竟并遗失。

  汉初兴也,而张苍定律,乃推五胜之法,以为水德。实因战国官失其守,后秦灭学,其道浸微,苍补缀之,未获详究。及孝武创制,乃置协律之官,用李延年以为都尉,颇解新声变曲,未达音律之源,故其服色不得而定也。至于元帝,自晓音律,郎官京房,亦达其妙,因使韦玄成等杂试问房。房自叙云:「学焦延寿,用六十律相生之法。以上生下,皆三生二,以下生上,皆三生四。阳下生阴,阴上生阳,乃还相为宫之正法也。」于后刘歆典领条奏,著其始末,理渐研精。班氏《汉志》,尽歆所出也,司马彪《志》,并房所出也。

今正十二管在太乐者,阳下生阴,始于黄钟,阴上生阳,终于中吕,而一岁之
气,毕于此矣。中吕上生执始,执始下生去灭,终于南事。六十律候,毕于此矣。
仲冬之月,律中黄钟。黄钟者,首于冬至,阳之始也。应天之数而长九寸,十一月
气至,则黄钟之律应,所以宣养六气,缉和九德也。自此之后,并用京房律准,长
短宫徵,次日而用。凡十二律,各有所摄,引而申之,至于六十。亦由八卦衍而重
之,以为六十四也。相生者相变。始黄钟之管,下生林钟,以阳生阴,故变也。相
摄者相通。如中吕之管,摄于物应,以母权子。故相变者,异时而各应,相通者,
同月而继应。应有早晚者,非正律气,乃子律相感,寄母中应也。

  至于后汉,尺度稍长。魏代杜夔,亦制律吕,以之候气,灰悉不飞。晋光禄大夫荀勖,得古铜管,校夔所制,长古四分,方知不调,事由其误。乃依《周礼》,更造古尺,用之定管,声韵始调。

其律,大业末于江都沦丧。

  左晋之后,渐又讹谬。至梁武帝时,犹有汲冢玉律,宋苍梧时,钻为横吹,然其长短厚薄,大体具存。臣先入栖诚,学算于祖鲪a,问律于何承天,沈研三纪,颇达其妙。后为太常丞,典司乐职,乃取玉管及宋太史尺,并以闻奏。诏付大匠,依样制管。自斯以后,律又飞灰。侯景之乱,臣兄喜于太乐得之。后陈宣帝诣荆州为质,俄遇梁元帝败,喜没于周。适欲上闻,陈武帝立,遂又以十二管衍为六十律,私侯气序,并有徵应。至太建时,喜为吏部尚书,欲以闻奏。会宣帝崩,后主嗣立,出喜为永嘉内史,遂留家内,贻诸子孙。陈亡之际,竟并遗失。

○律直日

  今正十二管在太乐者,阳下生阴,始于黄钟,阴上生阳,终于中吕,而一岁之气,毕于此矣。中吕上生执始,执始下生去灭,终于南事。六十律候,毕于此矣。仲冬之月,律中黄钟。黄钟者,首于冬至,阳之始也。应天之数而长九寸,十一月气至,则黄钟之律应,所以宣养六气,缉和九德也。自此之后,并用京房律准,长短宫徵,次日而用。凡十二律,各有所摄,引而申之,至于六十。亦由八卦衍而重之,以为六十四也。相生者相变。始黄钟之管,下生林钟,以阳生阴,故变也。相摄者相通。如中吕之管,摄于物应,以母权子。故相变者,异时而各应,相通者,同月而继应。应有早晚者,非正律气,乃子律相感,寄母中应也。

宋钱乐之因京房南事之余,更生三百律。至梁博士沈重钟《律议》曰:“《易》
以三百六十策当期之日,此律历之数也。《淮南子》云:‘一律而生五音,十二律
而为六十音,因而六之,故三百六十音,以当一岁之日。律历之数,天地之道也。’
此则自古而然矣。”重乃依《淮南》本数,用京房之术求之,得三百六十律。各因
月之本律,以为一部。以一部律数为母,以一中气所有日为子,以母命子,随所多
少,各一律所建日辰分数也。以之分配七音,则建日冬至之声,黄钟为宫,太簇为
商,林钟为徵,南吕为羽,姑洗为角,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徵。五音七声,于斯
和备。其次日建律,皆依次类运行。当日者各自为宫,而商徵亦以次从。以考声徵
气,辨识时序,万类所宜,各顺其节。自黄钟终于壮进,一百五十律,皆三分损一
以下生。自依行终于亿兆,二百九律,皆三分益一以上生。唯安运一律为终,不生。
其数皆取黄钟之实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为本,以九三为法,各除其实,得寸分及
小分,余皆委之。即各其律之长也。修其律部,则上生下生宫徵之次也。今略其名
次云。

  其律,大业末于江都沦丧。

黄钟:

  ○律直日

包育 含微 帝德 广运 下济 克终 执始 握鉴 持枢 黄中 通圣潜升

  宋钱乐之因京房南事之余,更生三百律。至梁博士沈重钟《律议》曰:「《易》以三百六十策当期之日,此律历之数也。《淮南子》云:’一律而生五音,十二律而为六十音,因而六之,故三百六十音,以当一岁之日。律历之数,天地之道也。’此则自古而然矣。」重乃依《淮南》本数,用京房之术求之,得三百六十律。各因月之本律,以为一部。以一部律数为母,以一中气所有日为子,以母命子,随所多少,各一律所建日辰分数也。以之分配七音,则建日冬至之声,黄钟为宫,太簇为商,林钟为徵,南吕为羽,姑洗为角,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徵。五音七声,于斯和备。其次日建律,皆依次类运行。当日者各自为宫,而商徵亦以次从。以考声徵气,辨识时序,万类所宜,各顺其节。自黄钟终于壮进,一百五十律,皆三分损一以下生。自依行终于亿兆,二百九律,皆三分益一以上生。唯安运一律为终,不生。其数皆取黄钟之实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为本,以九三为法,各除其实,得寸分及小分,余皆委之。即各其律之长也。修其律部,则上生下生宫徵之次也。今略其名次云。

殷普 景盛 滋萌 光被 咸亨 乃文 乃圣 微阳 分动 生气 云繁郁湮

  黄钟:

升引 屯结 开元 质未 亻爱昧 逋建 玄中 玉烛 调风

  包育含微帝德广运下济克终执始握鉴持枢黄中通圣潜升

右黄钟一部,三十四律。每律直三十四分日之三十一

  殷普景盛滋萌光被咸亨乃文乃圣微阳分动生气云繁郁湮

大吕:

  升引屯结开元质未亻爱昧逋建玄中玉烛调风

荄动 始赞 大有 坤元 辅时 匡弼 分否 又繁 唯微 弃望 庶几执义 秉强 陵阴
侣阳 识沈 缉熙 知道 适时 权变 少出 阿衡 同云承明 善述 休光

  右黄钟一部,三十四律。每律直三十四分日之三十一

右大吕一部,二十七律。每律直一日及二十七分日之三

  大吕:

太簇:

  荄动始赞大有坤元辅时匡弼分否又繁唯微弃望庶几执义秉强陵阴侣阳识沈缉熙知道适时权变少出阿衡同云承明善述休光

未知 其己 义建 亭毒 条风 凑始 时息 达生 匏奏 初角 少阳柔桡 商音 屈齐
扶弱 承齐 动植 咸擢 兼山 止速 随期 龙跃 勾芒调序 青要 结萼 延敷 刑晋
辨秩 东作 赞扬 显滞 俶落

  右大吕一部,二十七律。每律直一日及二十七分日之三

右太簇一部,三十四律。

  太簇:

○夹钟

  未知其己义建亭毒条风凑始时息达生匏奏初角少阳柔桡商音屈齐扶弱承齐动植咸擢兼山止速随期龙跃勾芒调序青要结萼延敷刑晋辨秩东作赞扬显滞俶落

明庶 协侣 阴赞 风从 布政 万化 开时 震德 乘条 芬芳 散朗淑气 风驰 佚喜
幹党 四隙 种生 恣性 逍遥 仁威 争南 旭旦 晨朝生遂 群分 洁新

  右太簇一部,三十四律。

右夹钟一部,二十七律。

  ○夹钟

姑洗:

  明庶协侣阴赞风从布政万化开时震德乘条芬芳散朗淑气风驰佚喜幹党四隙种生恣性逍遥仁威争南旭旦晨朝生遂群分洁新

南授 怀来 考神 方显 携角 洗陈 变虞 擢颖 嘉气 始升 卿云媚岭 疏道 路时
日旅 实沈 炎风 首节 柔条 方结 刑始 方齐 物华革荑 茂实 登明 壮进下生安运
依行上生包育少选 道从 硃黻扬庭 含贞

  右夹钟一部,二十七律。

右姑洗一部,三十四律。

  姑洗:

中吕:

  南授怀来考神方显携角洗陈变虞擢颖嘉气始升卿云媚岭疏道路时日旅实沈炎风首节柔条方结刑始方齐物华革荑茂实登明壮进下生安运依行上生包育少选道从硃黻扬庭含贞

硃明 启运 景风 初缓 羽物 斯奋 南中 离春 率农 有程 南讹敬致 相趣 内贞
硃草 含辉 屈轶 曜畴 巳气 清和 物应 戒Q 荒落 贞轸 天庭 祚周

  右姑洗一部,三十四律。

右中吕一部,二十七律。

  中吕:

蕤宾:

  硃明启运景风初缓羽物斯奋南中离春率农有程南讹敬致相趣内贞硃草含辉屈轶曜畴巳气清和物应戒Q荒落贞轸天庭祚周

南事京房终律 谧静 则选 布萼 满羸 潜动 盛变 宾安 怀远声暨 轨 同 海水 息沴
离躬 安壮 崇明 远眺 升中 凤翥 朝阳 制时瑞通 鹑火 乂次 高焰 其煌。

  右中吕一部,二十七律。

右蕤宾一部,二十七律。

  蕤宾:

林钟:

  南事京房终律谧静则选布萼满羸潜动盛变宾安怀远声暨轨同海水息沴离躬安壮崇明远眺升中凤翥朝阳制时瑞通鹑火乂次高焰其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30064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