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帝国等待了81年才胜利的“漠北之战”,是如何战胜匈奴主力的?

By admin in 历史 on 2019年8月17日

问题:战神都是天赋秉异的?为何年轻的霍去病能成为匈奴的克星和死神?

问题:汉帝国等待了81年才胜利的“漠北之战”,是如何战胜匈奴主力的?

回答:

回答:

公元前133年马邑设伏的失败,拉开了西汉与匈奴百年大战的序幕。但是在霍去病出世且能独当一面之前,汉军(由卫青、李广等名将指挥)对匈奴发起的5次大规模战役,虽然取得辉煌战果,但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漠北之战,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领5万名骑兵,兵分两路,从代郡与定襄出发。

比如,战争初期汉军一方面缺乏征战草原、沙漠的经验,另一方面却喜欢多路出兵、分进合击,这一战术虽有利于降低风险、提高部队机动性和寻获敌军的几率,但缺点也很明显——首先,如果侦察没搞好,就难免扑空或迷路。其次,如果军机泄露,被匈奴斥候事先探知己方行动路线,汉军就可能遭伏击或被优势敌军各个击破。图片 1

图片 2

以公元前129年的“关市诱敌奇袭战”为例,当时汉武帝派遣大将公孙敖、李广、公孙贺、卫青各领1万骑兵分4路向北出击,结果,公孙贺从云中郡(今内蒙古托克托县)出发,向北搜索约150公里抵达今四王子旗一带也没碰上匈奴兵,只好无功而返。

匈奴得知汉军来攻后,赵信为匈奴伊稚斜单于出谋划策:“汉兵既度幕,人马疲,匈奴可坐收虏耳
”。于是伊稚斜单于将部众人畜辎重转移到更远的北方,以精兵待于漠北,专候西路汉军的到来。

而从代郡(今河北蔚县)出发的公孙敖先向东,再折向西北,抵达今察哈尔右翼前旗一带(行程约150公里),遇到了匈奴前锋部队并与之交战,公孙敖损兵7000余人,大败而归。

结果,兵出定襄、大将军卫青率领的西路军遭遇匈奴人的主力,匈奴单于伊稚斜早已准备多时的8万余人主力军队。而且,匈奴军队以逸待劳,卫青的汉军却经过长期行军非常疲惫。伊稚斜也非常明了战场的形式,这是对长途行军的敌人发起突然袭击的绝好机会。他立即命令1万名强力的先锋骑兵对汉军发起猛烈的攻击。

从雁门郡(今山西右玉县)出发的李广应该是打算与公孙敖配合作战,以便对敌形成夹击之势。这2路汉军相距最近时只有约60公里,但匈奴没有给二者机会,反而集中主力在今内蒙古商都县境内(汉军到此行程约220公里)将李广部基本全歼,李广被俘后用计夺得一匹快马才逃出生天。

图片 3

图片 4

卫青显然已经估计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并迅速采取了防守反击的对策。他将强弩战车与著名的重装甲战车“武刚车”摆出了环形的大圆阵,创造了一个移动的堡垒,以保护着步兵、弩手与弓箭手。同时,卫青还部署了5000名精锐骑兵——军事专家一般认为这就是当时的汉军重骑兵“突骑”,来加强这个车阵。

唯独从上谷郡(今河北怀来县)出发的卫青很走运,他带兵向西北急行军约110公里,猛扑位于今河北张北县的茏城(野狐岭),毙俘匈奴700人得胜而归。别看杀敌人数不多,但因为茏城是当时匈奴单于在漠南大会部属、祭祀神明祖先的“圣地”,所以给其精神上的震动和打击还是很强烈的。

图片 5

由此役可看出几个问题——首先,汉军出动了4万骑兵(实力不弱于来犯之敌),却选择在一条东西约400公里的漫长战线上分4路进攻,不仅分散了兵力,盲目性也较大(由“分兵出塞寻敌”可看出当时汉军并未摸清匈奴主力的准确方位)。

匈奴骑兵虽然猛烈冲击,但无法突破汉军的防线。不过匈奴骑兵人多势众,战场态势出现了胶着。

其次,从汉军整齐划一、近乎齐头并进的出击方向判断,这4路人马原本计划在战斗中相互策应,但由于联络通信不畅及协同行动不利,最终变成了各自为战。

这种僵局持续至黄昏,大漠中的一场沙暴遮蔽了战场。卫青立即派遣主力骑兵,利用低能见度掩护,从两翼发动大规模迂回,并包围了伊稚斜的军队。黑暗中冲杀出来的汉军骑兵猛烈攻击匈奴骑兵,而伊稚斜则被这次钳型攻击彻底击垮。

图片 6

汉军随后连续追击160多公里,一共砍倒了大约19000多名匈奴骑兵。之后汉军到达了匈奴军的要塞——蒙古那柱特山的赵信城。在那里,汉军摧毁并焚烧了要塞,且掠夺了赵信城中匈奴军的大量存粮。

实际上,就以4路汉军平均相隔100公里的间距,即便其中一路遇到危险紧急求援,另外3路也很难及时赶到。某种意义上来讲,正是因为公孙贺、李广2路汉军吸引了匈奴主力(匈奴认为“飞将军”李广威胁最大,故集中兵力对付他),才使得卫青“趁虚而入”直捣茏城。

图片 7

第三,汉武帝战后下达的诏书里也透露出汉军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公孙敖、李广与所辖部队此前互不统属,可谓“将不知兵,兵不知将”,指挥不顺畅,上下不协调,甚至出现了校尉(中级军官)违命盲动、临阵脱逃的恶劣现象。当时汉军内部弥漫的“匈奴恐惧症”,由此可见一斑。

就这样,匈奴单于计划围歼卫青的骑兵主力却遭到了其预估之外的惨败。伊稚斜之后失踪超过10天,导致他的部下以为他已经在漠北之站中阵亡,甚至已经推举了新的单于。新单于在伊稚斜又重新出现之时才退位。匈奴当时的混乱状态可见一般。

但劲旅必须经过战火磨砺中才能百炼成钢,公元前128年至公元前124年,卫青先后指挥或参与雁门反击战、河南战役、奇袭右贤王战役,成功遏制了匈奴的猛烈攻势并收复河套地区,在削弱敌人的同时不仅扩大了汉军防御纵深,还显著减轻了匈奴对汉帝国都城长安所在关中地区的威胁。

没有侧翼危险的霍去病的东路军,没有浪费这个宝贵的战略机会。霍去病带领校尉李敢(李广之子)同右北平郡太守路博德会师,穿过大沙漠,深入匈奴腹地1600多公里,驱使所俘获的匈奴人为汉军在前方开路,直接寻找并攻击了匈奴左贤王的大营。左贤王的匈奴骑兵根本无法对敌霍去病的精锐汉军骑兵,结果遭到彻底的溃败。

图片 8

霍去病的精骑彻底包围与瓦解了敌军。在无情的攻击中,东路军一共杀死与俘获了70443名匈奴人,俘虏了三个王和83名贵族。之后,他率军到达狼居胥山祭祀天神,姑衍山祭祀地神,又登上翰海旁边的山峰眺望。

然而,卫青亲率部队作战能打出大纵深迂回包抄(歼敌数千收复河套)、疾驰700里夜袭(歼灭匈奴右贤王主力1.5万人)这样的漂亮仗,可当他掌控全局时却出了岔子。

这就是著名的“封狼居胥”,汉民族的最高军功!

公元前123年汉武帝以大将军卫青任主帅,令其率10余万大军发起漠南战役。结果卫青麾下诸将又犯了军机泄露、迷失路途、配合不力的老毛病,部队遭匈奴重创,前将军赵信(匈奴降将)投敌、右将军苏建(苏武之父)只身逃回,所部数万人马伤亡惨重。

图片 9

多亏主帅卫青指挥若定,集中兵力猛攻匈奴主力,歼敌1.9万人,汉军才转败为胜。值得注意的是,匈奴前几次吃亏后汲取教训,采取了增派流动哨、扩大警戒范围、侦察探知汉军路线、提前预设伏兵等措施,让汉军在漠南战役初期连遭重创。但有失必有得,正是在这场战役中,首次出征、时任剽姚校尉的霍去病崭露头角。

在汉帝国骑兵长达近2000公里的长途奔袭中,霍去病在进攻路径上的准备工作显然卓有成效,包括使用对地形相对熟悉的匈奴人来寻找路径。当然,之前霍去病就已经很习惯于这种长距迂回包抄的新骑兵战术,并多次取得辉煌的成功。因此。在他的率领下,汉帝国的骑兵在如此长距离奔袭中,依然准确锁定敌方大营——最薄弱与重要的环节。在攻击成功之后,汉帝国的骑兵利用敌方游牧民族没有固定体系的防御纵深工事及城市可以依托掩护的缺点,不停歇地进行无情的追击,直至给予毁灭性打击。

图片 10

回答:

当时他脱离大部队,只带800骑兵深入大漠绕到匈奴主力后方寻找目标,一下子端掉了匈奴“老营”,斩获包括相国、单于叔父在内的敌人2000余名,打了匈奴一个措手不及。霍去病的初战告捷,标志着汉军战术“更上一层楼”,开始克服求稳、盲动的弱点,朝着出奇制胜、速战速决的方向演变。

漠北之战是汉匈战争中至关重要的一役,此役匈奴被歼灭9万人,遭到沉重打击,元气大伤,在此后十数年,不敢与大汉帝国争锋。

公元前121年,已升任骠骑将军的霍去病打破用兵常规,在这一年的春夏两季连续出击,此举大大出乎匈奴意料之外,也因此取得了惊人战果。

漠北之战能取得空前的胜利,大致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次春季攻势,霍去病率1万精锐骑兵对河西地区展开试探性进攻,他从今甘肃兰州以西渡过黄河,再过乌逆水(今庄浪河),沿着焉支山北麓向西快速穿插迂回千余里,短短6天时间就连续攻破位于河西的5个匈奴部落,突然出现在匈奴浑邪王、休屠王驻地,毙俘匈奴8900多人,二王败逃。霍去病没有恋战,立即率军向东疾驰返回,行军至皋兰山(今甘肃合黎山)附近遭遇匈奴折兰王、卢胡王2部阻击,结果霍去病以3000残兵击败优势敌军,并将二王斩杀。

1 战前准备到位,后勤补给充足

图片 11

汉军投入远征的兵力达到三十万人,分东、西两线同时展开。东线由霍去病指挥,西线由卫青指挥,兵力各十五万人,其中五万是骑兵,配备最优良的战马(粟马。普通马喂草,粟马是吃粟米的,特别强壮),另有步兵及后勤运输队伍十万人。除了帝国政府准备的十万匹粟马之外,将士们把自己私人的战马也带上了,总共有四万匹,汉军的战马总计达到十四万匹之多。

这次出兵河西,霍去病带领的1万人马虽然损失很大(8成左右),却创造了连续击破匈奴4个藩王5个部落、歼敌上万的辉煌战绩,不仅打出了威风,也让对手闻风丧胆。因为此前在占据地利和兵力优势的战斗中,匈奴还没有遇到过如此勇猛强悍的劲敌。

2 指挥系统高效

第一次出兵得胜返回后不久,霍去病就于同年夏天(这个季节匈奴普遍马放南山、警备松懈)再度进军河西。他在公孙敖、李广、张骞等部掩护配合下,率数万骑兵又选择了另一条看似绕远、实则出敌不意的突袭路线。

汉军分为东线兵团与西线兵团。在将领的配置上,考虑得十分周详。

他从北地郡(今甘肃庆阳)出发,先向西北进抵黄河边(黄河几字形的左半边中部区域),然后北上沿着乌兰布和沙漠东部边缘绕过瀚海,到达了位于朔方郡境内长城防线的最西端要塞。

西线兵团以卫青为总司令,卫青把李广与赵食其两纵队担任掩护右翼的任务,主攻部队的指挥官,清一色是卫青的亲信:中将军公孙敖是卫青的好友与恩人,左将军公孙贺是卫青的姐夫,后将军曹襄是卫青的继子。大决战在即,卫青的这种安排,避免关键时候他的决策受到老将的掣肘。

图片 12

在西线战场,由于霍去病年轻气盛,汉武帝配给的将领都是少壮派将领,没有将军一级的军官,只有校尉极的军官,包括路博德、赵破奴、卫山、李敢等。很明显,这样的安排,能让霍去病有充分的自主权。因为霍去病太年轻了,倘若配备几名将军,很显然这些自负的将军未必肯听命于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30064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