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棚户区改造发现“铁帽子王”陵寝(图)

By admin in 集团文学 on 2019年8月10日

图片 1

  来源:北京晨报

上午记者参观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发掘现场。 阎彤 摄

  七大考古发现串起三个文化带

今年本市共保护古墓葬3000座 考古发掘面积相当于9个足球场

  圆明园紫碧山房遗迹与乾隆全盛时吻合 通州八里桥明年内退役

棚户区改造发现“铁帽子王”陵寝

图片 2

记者上午从北京市文物局获悉,今年本市共开展考古勘探183项,勘探总面积达2206万平方米,大小相当于3090个足球场。考古发掘67项,发掘面积66000平方米,相当于9个足球场的面积。保护各时期古代墓葬3000座、窑址140座、灰坑905座、房址30座、井140口、道路16条。出土文物共计1万余件,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银器、金器、玉器等。

  远处工作人员拍摄的地方就是留存了三百余年的卵石小路。近处的剖面可看出地基之厚,体现出当年皇家建筑的精益求精。图片来源:北京晨报记者
王海亮 摄

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表示,这些考古新发现,是建设“一城三带”的重要文化内容,擦亮了北京深藏在地下的文物遗产金名片,对于推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其中,通州副中心的考古发现,是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重要内容;大兴新机场、圆明园、房山河北镇等地的考古成果,为建设“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发掘了新的内涵;延庆世园会处于“长城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结合地带,发掘成果为研究历史上北京地区民族交融等方面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昨天公布了今年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的七大重要发现,包括:城市副中心发掘的大量战国至清代墓葬,路县古城发掘的形制多样的汉代水井,新机场考古发现的清代家族墓,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发现的清代建筑基址等。

路县故城发现两汉生活区

  北京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介绍,今年,北京市共开展考古勘探183项,勘探总面积达2206万平方米,相当于3090个足球场;考古发掘67项,发掘面积66000平方米,相当于9个足球场。保护各时期古代墓葬3000座、窑址140座、灰坑905座、房址30座、井140口、道路16条。出土文物共计1万余件(套),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银器、金器、玉器等。

为配合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市文物研究所等单位今年在A3—A11、B03—B13、D02综合管廊四标段、1号能源站等地块完成勘探259万平方米,发掘面积33951平方米;保护战国至清代墓葬1023座、窑址81座、水井20口、灰坑25余座,其中较重要的有战国墓葬、唐代潞县县丞艾演墓、辽代仿木结构墓等。

  ■现场探访

在路县故城城址南部,为配合高压线塔的迁移,发掘出大量汉代灰坑、水井、汉代道路、辽金时期窑址、唐代墓葬,出土的完整器物有卷云纹瓦当、陶罐、陶瓶、陶豆、陶釜、陶纺轮、陶璧、铜镞等。此外,在路县故城的西南,为配合京唐高铁及城际联络线建设,发掘了大量密集的汉代灰坑、水井、房址、墓葬,特别是水井的形制多样,在以往北京的考古发现中较为少见,由此可推断这里是两汉时期路县城外的生活和手工业生产区,与古城本身密切相关。

  清帝踩过的卵石小路还在

新机场考古发现清代家族墓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还能看到码头、石桥、小石子路、河道的痕迹,历经沧桑的石头们见证了历史的辉煌,供现代的人们遥想此地紫碧山房、含余清、澄素楼等建筑的当年风姿。

考古工作者还在大兴区榆垡镇东庄营村东的新机场南航基地机务维修设施项目中,发掘清代墓葬228座。这些墓葬均为竖穴土圹木棺墓,分单人葬、双人合葬、多人合葬及迁葬墓四种埋葬形式,葬式以仰身直肢葬为主。随葬器物有陶罐、釉陶罐、瓷罐、瓷碗及银、铜簪、镯、指环及铜钱等。

  “圆明园是根据中国版图来设计的,福海代表了东海,那么在最西北隅的紫碧山房,实际上代表了昆仑山。”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圆明园课题组组长张中华告诉北京晨报记者。

这些墓葬分布十分密集,从埋葬形式和排列方式来看,该批墓葬中相邻集中分布的墓葬可能属于家族墓葬,整个墓区应为不同家族的分区墓地。这批墓葬的发现,为研究北京地区清代墓葬的形制特点、丧葬习俗及其所反映的社会状况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紫碧山房遗址位于圆明园最西北隅,始建于雍正时期,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前后进行了大规模改建。圆明园废弃之后,曾有老百姓进园子在此遗址上生活。“我们发掘时,从断面上可以判断,这个地方至少有三拨老百姓生活过”,张中华指着紫碧山房的一处遗址说,“老百姓盖房子,有用青砖的,也有用建国后的红砖。我们在发掘时发现地面是红色的,可以判断这里盖过厨房。”

世园会工地发现魏晋家族墓

  紫碧山房的建筑虽然面积小,但地基却非常“厚”。张中华说,除湖中建筑澄素楼外,紫碧山房的建筑遗迹均修建于三合土夯筑的“满堂红基础”之上,体现了清代皇家建筑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他指着一处遗址告诉记者,虽然这个房间的面积很小,室内基础却有将近两米厚,再往下还有整个“满堂红基础”,底下的地基还很深。“通过这个剖面,我们就可以体会到皇家建筑的精益求精,以及当时皇家建筑追责制的严格。”

为配合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建设,考古工作者发掘西汉至清代墓葬1146座,出土金、银、铜、陶、瓷等各类文物2000余件套。其中最重要的是发现了两处保存较为完整的魏晋时期家族墓,形制和规模在北京考古史上罕见。墓葬中出土了“太康六年”、“上谷”、“阿秋侯君”等字样的铭文砖,以及银质龟钮“偏将军印章”等珍贵文物,对于研究
“上谷侯氏”的发展及此地的军事建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遗址中还出土了两盒唐代墓志,内容提及“儒州”、“儒价城”、“新妫州”等多处地名,为研究北京地区历史地理提供了宝贵资料。

  一方面,圆明园建筑体现了皇家建筑的造工与实力,另一方面,圆明园建筑处处能窥见对自然朴素生活的追求。至今,在紫碧山房遗址还留存着一条卵石小路,是三百年前清帝曾经惬意踩过的路。“故宫太庄严肃穆了,圆明园的景色自然且随意,所以皇帝更愿意待在圆明园而非故宫。”张中华说。

圆明园如园发现嘉庆御笔诗

  在河道里,能看到有方形码头,也有半圆形码头。“皇帝的船到了这儿之后停靠,随行人员的船也需要有停靠的地方,半圆形码头就是这个用途。”张中华说。

如园遗址位于长春园宫门区的东侧,于乾隆三十二年即1767基本建成,仿自江宁瞻园,即明代中山王徐达西花园。嘉庆十六年即1811年又大规模重修,形成如园十景。前不久考古工作者在此发掘出宫门、延清堂、含碧楼、挹霞亭、观丰榭、西花园等建筑遗迹及假山、甬路、湖泊等附属遗迹。

  考古资料可弥补文献资料的不足。张中华说,他们的考古发现有与文献资料不一样的地方——在样式雷图档上,宫门南侧、东侧均临水,但从发掘情况看,宫门东侧为陆地,未发现河道堆积;考古还发现了山体拦土墙、半圆形码头、排水道、石板路等不见于文献的遗迹现象,这些都丰富了圆明园遗址的历史文化内涵。

其中延清堂是如园遗址最大的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台帮用巨大石条砌成,殿内大部用金砖墁地,局部使用粉彩瓷砖。大殿前后均有月台,后月台处设有码头,前月台上有凉棚遗迹。各处建筑遗址的台阶均用自然石块砌成,四周多用太湖石随处点景,体现了江南园林建筑的风格。

图片 3绿网覆盖的地方就是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图片来源:北京晨报记者
王海亮 摄

遗址内还发现两处用太湖石堆积的假山,四周用卵石砌成散水,假山周围还有道路环绕。考古人员在遗址内还发现了完整的路网,各建筑之间均有甬路连通。

  ■马上就访

遗址内出土文物主要有嘉庆御笔石刻、金砖、粉彩瓷砖、玉器、葫芦范等上千件。其中《披青蹬》石刻上的文字为“碧萝青藓午阴凝,沿蹬寻幽缓步登。小憩方亭欣造极,披襟挹爽早秋澄”,抒发了嘉庆皇帝在如园休憩的闲适之情。另外一块石刻上首钤“嘉庆御笔之宝”,末钤“夙闻诗礼凛心传”,为探寻嘉庆如园十景之一“镜香湖”提供了线索。

  七大考古发现串起三个文化带

如园遗址是近年来圆明园首座经过考古发掘的仿江南园林的建筑景群。通过发掘,基本摸清了如园遗址嘉庆时期的布局、形制和工程做法;发现的嘉庆皇帝御笔石刻印证了嘉庆重修如园的史实。泛红的地面、酥粉的金砖、断裂的石材,说明如园曾被一场大火付之一炬。

  北京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表示,今年的七大考古新发现是建设“一城三带”的重要文化内容,擦亮了本市深藏在地下的文物遗产金名片,对于北京推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其中,通州副中心的考古发现,是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重要内容;大兴新机场、圆明园、房山河北镇等地的考古成果,为建设“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发掘了新的内涵;延庆世园会处于长城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结合地带,发掘资料为研究历史上北京地区民族交融等方面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紫碧山房遗址发掘填补史料

  通州八里桥明年内退役

紫碧山房遗址位于圆明园西北隅,始建于雍正时期,乾隆二十五年即1760年前后进行了大规模改建。

  于平透露,作为大运河北京段的重要文物遗产,大运河保护规划已明确,通州八里桥将退役。“我们和北京市交通委、朝阳区政府配合,启动八里桥退役工作。新桥计划在明年年内完成建设,新桥建设完成后,八里桥将作为文物遗迹退役,从此弱化交通功能,和周边文化元素结合,实现八里桥的整体文物保护展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30064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