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落实社会组织直接登记面临执行难

By admin in 金沙律法 on 2019年6月15日

  找个“婆家”作为自己的业务主管单位,一直是社会组织登记遇到的最大难题,但社会组织又被认为是弥补政府职能不足、社会管理和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困扰草根NGO已久的身份问题,最近似乎出现破解的曙光。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2011年民政工作年中分析会上表示,民政部门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履行登记管理和业务主管一体化职能。消息一出,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将信将疑,这样的消息已经出现多次,这次会有实质性进展吗?有专家认为,民政部再次重提放开三类组织登记,表明政府今年已经加快双重管理体制改革的步伐,而这也对未来政府管理社会组织以及NGO能力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

  今年6月,北京市下发《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全面推进社会建设的意见》,再次明确民间组织在社会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并提出要形成政府主导、社会组织和企事业单位广泛参与的公共服务提供机制。

  动态

  北京市在今年年初也推出破解社会组织登记难的新办法:社会福利类、公益慈善类等4类组织可直接到民政部门登记。但至今,民间组织仍在登记的门槛前止步徘徊,虽然有“四类组织直接登记”在内的种种利好政策,但找“婆家”依旧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有关人员称,监督政策有待完善,政府官员的观念也亟待转变。

  民政部放开三类社会组织登记审批

  登记转型难

  7月4日,在2011年民政工作年中分析会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民政部门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履行登记管理和业务主管一体化职能,这意味着上述三类社会组织将可直接登记,改变之前的双重管理门槛。按照目前的规定,社会组织如想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必须首先找到业务主管单位,很多组织因找不到政府部门或是具有政府背景的机构挂靠而无法登记。

  多次寻求登记无果,刘云不止一次地想到了放弃,“做得下去就做,做不下去就算了。”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分析,“民政部又提放开登记的事,说明三个条例的修订过程很顺利。”在此之前,民政部已经就我国民间组织管理的三个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基金会管理条例》和《民办非企业登记管理暂行条例》进行了修订并提交国务院法制办。对于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放开直接登记是修订的内容之一,如获通过,一刀切的社会组织双重管理体制将被打破。

  碰壁,碰壁,还是碰壁——这是今年以来吴润玲在筹建社团过程中最大的感受。

  现状

  吴润玲,北京汇天羽信息咨询中心创办人(下简称汇天羽)。对于登记,他已“越来越茫然”。

  近九成民间组织处于“非法状态”

  同样感到无奈的还有另一家民间组织创办人刘云(化名),刘云无数次上门、致电北京市民政局社团办登记处,请求、咨询、沟通、商量,“但对方总是说不行”。

  截至2010年,我国在民政部门注册的社会组织约44万个,其中社会团体24.3万个,民办非企业单位19.5万个,基金会2600多个。而据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估计,在中国至少有300万未登记的社会组织,近九成民间组织处于“非法状态”。

  “有时我真的气愤极了,要崩溃了!”刘云说。

  政府部门一般也不愿意作为社会组织的业务主管部门,一是无利可图,二是可能带来风险,影响到自身。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考虑,他们往往将上门申请的社会组织拒之门外。大批民间背景的社会组织想取得正式资质困难重重。

  经多次沟通,今年5月,市民政局社团办登记处终于给刘云推荐了一个业务主管单位,并给了一个固定电话让刘云联系。

  大部分无法通过民政局注册的民间组织为了继续生存,他们或在工商部门登记为企业,按章纳税,从事公益服务,却还要缴税,对于募款本来就很不容易又没有利润来源的NGO来说负担不小;更多的则是不注册法人,成为黑户。为孤独症儿童服务的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从创办以来一直以工商注册的企业名义运作,“(我们)一直在努力,申请的主管单位也从来没说不行,但就是一直有各种原因让我们不停地修改材料,所以,到现在还是企业身份。”“星星雨”主任孙忠凯表示。

  “这个电话3个多月来从来就没人接过。”刘云说,多次寻求登记无果,她不止一次地想到了放弃,“做得下去就做,做不下去就算了。”

  破局

  两人如此热情地办理社团登记,缘于一项新政。年初,市民政局推出有关政策,工商经济类、社会福利类、公益慈善类和社会服务类等4类社会组织,可由民政部门作为主管单位直接登记。北京市民政局还明确表示,要对社会组织低门槛严监管。

  地方政府对双重管理的试水改革

  然而,至今这个低门槛两人都没迈过去。

  面对公益事业和社会组织的蓬勃发展,个别地方政府率先试水改变一刀切的双重管理体制。

  事实上,汇天羽早在1982年就已成立,专门针对残疾人开展公益服务。因找不到主管单位,汇天羽未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一直以企业的身份在开展活动,但也难以享受免税等各类优惠政策。

  深圳自2008年起已经率先对社会组织管理进行探索,对工商经济类、社会福利类、公益慈善类三类社会组织实行“无主管登记”。

  北京市相关部门一名政府官员坦言,早些年确实有很多社会组织因找不到主管单位,没能在民政部门登记。为了有合法身份来开展活动,他们在工商部门注册了一个企业身份。

  2010年2月,北京首次明确社会组织“直接登记”试点,中关村园区的社会组织设立可以直接向民政局登记,不再需要挂靠。

  门槛低却难跨

  2010年6月,成都开展社会组织登记制度改革,工商经济类和社会福利类社会组织登记时,申请人可直接在登记管理机关办理登记手续。

  多家民间组织的负责人说,民间组织本来生存就比较艰难,很多民间组织甚至连租办公场所的经费都很困难,哪来这么多钱作为注册资金?

  今年初,北京民政局将试点推广到全市,规定工商经济类、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等四大类组织可直接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让吴润玲等人困惑的是,明明自己的组织就是社会服务类或公益慈善类等4类组织中的一种,民政部门为何不能作为主管单位直接登记?

  致力于动物保护的它基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顺利注册的,秘书长方丹介绍,它基金前身是“中国动物保护动物记者沙龙”,这个松散的组织由于缺乏合法身份让他们在开展活动时屡屡受挫。今年4月,沙龙决心向民政部门申请取得合法身份。

  市民政局相关人员的说法是,因为很多社会组织无法达到注册资金的规定额度。

  “当时,我对北京直接登记试点还一无所知,原以为向沙龙这样性质的机构必须挂靠在公募基金会下。”通当方丹了解到北京的新政后,当即决定申报成立一个非公募基金会。“政府的工作效率让我很吃惊,我们4月开始准备申报资料,通过验资后,5月递交了正式申请,一个礼拜就批下来了。”5月20日,方丹从民政局那里拿到了基金会法人登记证书。

  北京市民政局社团办介绍,4类组织中,只有和民政工作领域相关的,民政部门才能做主管单位,“比如说老年人、慈善等就是与民政工作相关的,如果是卫生、劳动权益等性质的社会组织,还是得找卫生、劳保等相应的政府部门来做主管单位。”

  但据记者了解,北京市试点4个月以来,目前没有成功的社会组织大有人在。“天使妈妈”基金的负责人邓姐说,早在今年3月就有认识的记者将北京放开四类社会组织登记的消息告诉了她,但迄今为止,他们仍然未能成功注册。根据记者的了解,成都的试水政策实施以来,也只有两家“无业务主管单位”社会组织登记成功。

  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以北京市民政局作为主管单位的社会组织,其注册资金得在50万以上,有固定的工作场所、一定数量的专职工作人员等。

  ■公益观察

  注册资金之所以这么高,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一旦北京市民政局作为主管单位,那这个社会组织就属于市级单位了,“所以在注册资金等方面有严格要求。”他表示,如果民间组织觉得注册资金过高,民间组织可以向区县民政部门申请其作为业务主管单位。但据了解,区县民政部门担任主管单位,民间组织的注册资金同样需要十几万或几十万。

  针对此次民政部提出的三类组织可直接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本刊邀请中国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所长康晓光、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作为观察员进行点评。

  除了由民政部门作为业务主管单位外,还有另一种登记方式,即社会组织可找同类型的枢纽型社会组织作为主管单位,再到民政部门登记。但这种登记形式同样不被社会组织看好。

  1按服务类型分类有助打破僵局

  2009年至今,北京市社工委先后认定市残联、市妇联等多家单位为“枢纽型社会组织”,并规定枢纽型组织可作为社会组织的主管单位。枢纽型社会组织,是近年来社会建设中出现的一个新词语,指同类型社会组织的联合体。

  民政部提出的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到底代表了哪些社会组织?这样的称谓和之前人们所熟悉的“社会团体、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划分标准有何不同?康晓光表示:“我国将社会组织分为三类,即社会团体、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这主要是根据主体特点和功能来划分的。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的分类是根据服务类型来划分的。根据服务类型分类有助于打破目前对社会组织一刀切的双重管理体制僵局。”他表示,其实政府并非全盘放开双重管理体制,这次放开的三个领域正好是目前政府忙不过来,而社会又有很大需求的领域,因此政府对社会组织是“选择性限制、选择性发展”。

  按照该规定,“谁的孩子谁抱走,比如做残疾人工作的社会组织,不用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找主管单位了,直接就可向残联提出申请,残联同意作为主管单位后,再到民政部门登记。”吴润玲说,按照这种方式登记,注册资金只需要3万元,但从年初到现在他多次找西城区残联,“对方只是让我等着。”

  2政府从“严审批”到“严监管”转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30064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